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土地

尤其对于羊年节能

2020-10-19 来源:

高洪波 羊年寄语 说吉祥话是必需的,尤其对于羊年。 不知从什么时候什么年代起羊年成为一种忌讳,本来挺好的,“大吉羊”,与大吉祥通用。“鲜”,羊占了一半;“美”,缺了羊也不成。属羊的男孩儿似乎没有啥,关键是“羊女”,说是不太顺,命不济来运不好。 马上就到羊年了,上关于羊年的段子也多了起来,我惊奇地发现,唐太宗李世民和老罕王努尔哈赤属羊,曹操、欧阳修、司马光和武艺高强的岳 飞属羊。到了晚清,两对死对头也属羊:曾国藩和李秀成,慈禧太后和袁世凯。此外,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位战神级人物也属羊,这就是林彪和粟裕。文人属羊的略 少,最著名的是曹雪芹,有这一个属羊的文人,我想也足够让人佩服的了。不过为什么说“羊女”命苦呢?我想是由于杨玉环属羊的缘故,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转衰 的拐点,杨贵妃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何况她又死得那么凄惨和悲凉、无奈与无助! 不过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几十亿智人,无论是认生肖的东方人,还是信星座的西方人,属相说到底是一种时间赋予你出生时的符号,是星相学家与算命先生谋生糊口的一种说辞,万万不可当真。属相与故乡一样,无法选择,但命运则是另一回事,依靠后天的努力,完全可以改写。 在羊年新春的日子里,我希望文人同行们以“狠如羊”的韧劲,“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的灵劲,属羊人曹雪芹先生对文字和作品的磨劲,拿出对得起时代、对得住人民的“高峰”式的作品来。 给大家拜年了。 林 良 向两岸儿童文学工作者拜年 就要过年了。按十二生肖的排序,新的一年是羊年。羊是善良的,今年天下万事都将对善良的人有利。希望大家都不要忘记羊毛在冬天带给我们的温暖。 台湾的儿童文学工作者,不知不觉地都溶入了传统的庆祝活动。写春联,全家团圆吃年夜饭,彼此互相拜年,分发压岁钱给小孩子,同时不忘记给小读者写一篇过年的传说或者过年的故事。不知道大陆的儿童文学工作者是不是也是这样。 最近,我有一些书,交给福建少儿出版社制作简体字版本,献给大陆的小朋友,不知道他们喜欢不喜欢。我很希望台湾能多出版大陆的童书,希望大陆也能多出版台湾的童书,隔海呼应,造成华文儿童文学的盛世,成为儿童文学世界重要的成员。 我在这里,向大陆的,也向台湾的儿童文学工作者和可爱的小朋友们拜年,祝大家健康、快乐、幸福,同时也为两岸儿童文学的发展创造一个新局面。 张之路 科学是美丽的 我们现在经常鼓励孩子要有想象力,这是很应该很必要的事情。 想象是孩子的天性,也是孩子的未来。想象力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发明创作的能力。 可是,如何鼓励、如何激发、如何保卫孩子的想象力?我们都做了什么?还有,想象力和大自然有什么关系?想象力和科学有什么关系?我们想过没有? 现在的小学,都设有科学课。可能因为不是主课,或者因为不考试,于是经常被占用。许多学校的科学课没有专职老师,由数学老师兼,由语文老师兼。 于是科学课变成了语文或者数学课。即使不被占用,老师也经常是在课堂上用嘴来说“试验”。听说这种现象,我很担忧!因为科学课不光是学习一点科学知识,它 是为幼小的心灵播下科学想象的种子,点亮孩子脑海中科学想象的明灯。 我们小时候的科学课叫做自然课,灿烂的星空下,老师告诉我们天上有88个星座,正北的天际有颗北斗星,旁边的7颗星叫北斗七星……小小的植物园里,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种下胡萝卜的种子……教室里老师教我们自己动手做钢丝弓锯…… 说实在的,小学的自然课对我开阔视野、激发想象,对我的学习和成长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包括我现在的写作。 前些天,一个自称热爱写作的小姑娘告诉我,科学课是枯燥的、是无聊的。我诚恳地告诉她,科学是美丽的、科学是可以培养想象力的好朋友…… 当把一个三棱镜对着阳光,你会惊喜地看到,在三棱镜后面的白墙上出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的彩带……我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小学生亲眼看过这个简单的实验。 自然被忽略了,科学被忽略了,想象力就被忽略了。 新春时节,我有个小小的愿望,我希望我们的作家,我们的读者都能够理解和明白,科学是美丽的,科学也是有魅力的。 桂文亚 新年新愿 今年适逢两岸儿童文学交流25周年,过去两岸儿童文学在作家、出版、学术和阅读推广交流中,早有多层次的合作机会,丰富着彼此的文化空间。犹记 个人年任职台湾联合报系民生报期间,从事两岸儿童文学出版交流,前后引进了大陆50位作家、插画家计1 4部儿童文学原创作品,其中包 括马得、任溶溶、鲁兵、田原、杨永青、孙幼军、周晓、沈碧娟、金波、樊发稼、乔传藻、张秋生、张之路、葛冰、刘保法、吴然、金曾豪、王泉根、梅子涵、董宏 猷、班马、沈石溪、毕淑敏、曹文轩、秦文君、孙建江、朱自强、冰波、常新港、彭懿、陈丹燕、徐鲁、韦伶、彭学军、殷健灵、孙迎、黑鹤、葛竞等人,丰富的原 创力与文学魅力,不但开拓了台湾读者的阅读视野,对创作者来说,无疑也是一种学习与激励。不过,多年来,也难免为台湾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在大陆的能见度不高 抱憾。 随着大陆童书市场的蓬勃发展,近几年来,两岸交流生态有了急速变化,大量台湾儿童文学作品,以简体版形式密集面世。譬如过去5年来,福建少年儿 童出版社积极布局经营“台湾儿童文学馆”各类型书系已超过百种;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则强化推出“海岸线”及作家系列;青岛出版社主推“故事奇想树”,加上 早已深耕大陆童书市场的多家资深绩优台湾童书出版社,都已逐渐积累成果,越来越多Kindle Fire平板电脑出货量有望达到390万部的台湾童书作家作品,为彼岸读者熟悉与喜爱,台湾儿童文学作品的轮廓,也 逐渐面目清晰。 这种现象,令我深觉振奋之余,更衷心祝福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读者受惠于两岸儿童文学“百果园”的甜美成果,并期待双方建立更契合的交流平台,相互激荡,取长补短,共创双赢。 同时也祝福文友们,新年新愿,喜气洋洋,落笔点金。 吴 然 春天的祝福 亲爱的朋友,春天到了,让我捎去昆明亮丽的阳光和花香,祝你新春快乐,体笔双健! 不久前, 总书记来到云南,踏着冰雪,走进鲁甸地震灾区安置房,拉着乡亲们的手问寒问暖;在大理洱海边的白族庭院,他解读“乡愁”,关收集到的星星就会越多心洱海的保护并“立此存照”;他鼓励独龙族同胞和各民族一齐奔小康……习总书记给我们带来了春天的温暖。 我们都记得,去年深秋时节, 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讲话。会后,他握着曹文轩的手说:“儿童文学这工作很 重要。”我想,这是总书记对曹文轩说的,也是对所有儿童文学工作者说的。作为儿童文学写作者的我们,为此感到无尚的荣光。作为儿童文学写作者,我们更应该 有理由把“儿童文学这工作很重要”理解为总书记对儿童文学作家的尊重和殷切嘱托。 儿童文学的神圣与重要,让我们感到自己的天职和担当。我今年70岁了。体力、精力,以及智力都大不如昔。但我依然愿和朋友们,特别是年轻的朋友们携手同行,也好沾染一点年轻朋友们的青春气息,给我渐趋枯萎的写作注入新的活力。 愿朋友们创作丰收,和孩子们一道向上向善向美,用文学给孩子们实现梦想的智慧和力量。 愿每天的阳光,照耀我晚年的书桌。 汤素兰 我的儿童文学信仰 我曾不止一次说过,爱上儿童文学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小时候我没有读过儿童文学。我成为儿童文学作家,是从长大后阅读儿童文学作品开始的。当我第一次读到安徒生童话,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文体,能如此自然贴切地表达一个人的梦想,能够毫不犹豫地为每个人许诺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读得多了,写作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经过近 0年的写作,儿童文学对于我来说,不只是一种为儿童写作的文学,还是一种世界观,一种信仰。 因为写作儿童文学,我学会了对世间一切的生灵都充满敬畏与同情。从天空中飞翔的鸟儿,到草丛中唱歌的虫子,从草原上奔跑的狮群,到洞穴里藏躲的蛇蚁,我赞美造物的神奇,我怜悯生命的渺小。我因而获得了一颗能感受世间万物生命律动的柔软的心。 因为写作儿童文学,我能和孩子交朋友,像孩子一样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对生活满怀热情。 因为写作儿童文学,我相信真善美的力量。我知道世界上有阴暗,有不公平,有邪恶,但我更相信正义,相信真诚,相信善良,相信美好。 因为写作儿童文学,我觉得生命富有意义。当我用语言和文字把自己的梦想编织成童话,当我把自己的生命体会和生活感悟融入到一部部作品当中,当我 看到孩子们在阅读的时候得到快乐,得到启迪,当他们和我作品中的主人公一起欢笑,一同悲伤,我知道,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了更多的未来的生命当中。一 个成年人为孩子写作,如同落红化入春泥,护育花朵。于是,我的生命变得有了意义,我的人生没有虚度。 所以,为儿童写作是我生命的修行,儿童文学就是我的宗教,我的人生的信仰。 李秋沅 祝福中国的孩子 我总忘不了那幅画。画中,孩子依偎在母亲怀中,听母亲阅读童书。温馨、美好、平安,充满爱意与温暖 这就是我希望儿童文学带给孩子们的感受。 孩童是柔弱的。这个世界,存在着太多他们所无力应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成长的过程,也是他们柔弱的身心不断碰撞未知世界的过程。我多么希望 自己拥有更多的力量,保护他们不受伤害,保护他们平平安安,永远拥有清澈的双眸和欢乐的笑颜。上天没有赐我过人的力量,但赐给我一支笔。这个世界的确存在 着许许多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我希望用自己笔下的文字,提醒孩子们记住这世间的美好,记住那些曾经温暖过他们的爱与希望。 我希望中国的孩子能永葆赤子之心,去体验生命带给他们的各种惊喜,勇于探索,永远不失探索真理与智慧的勇气。我希望他们的目光能越过尘嚣与偏见 的藩篱,投向广袤的大地与浩瀚的星空;我希望他们的心,不仅仅能感受自己的悲喜,还能为他人的苦难,为那些比自己更弱小更需要帮助的生命而悸动;我希望他 们永远记住身为炎黄子孙的尊严,永不放弃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对于那些用笔蘸满爱意与善意为孩童书写的人,我满怀敬畏与热爱。我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向他们靠拢。我知道,为儿童书写,亦是自我的救赎,如 果没有一颗饱含爱意与悲悯的心,是写不出滋养孩子心灵的儿童文学作品的。我知道,有许许多多的诱惑与困惑需要他们去面对,但我相信,每当太阳升起时,他们 的心也必会挣脱混沌的羁绊,一如既往,追随那炫目而美好的阳光而去。 祝福中国的儿童文学,祝福中国的孩子! (:白俊贤)

益阳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长治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阴道炎、慢性宫颈炎怎么办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