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只有悲哀的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只有悲哀的人,白天与蝉共悲,夜晚与蛙共泣……”

第四十章

荆苼《她的大学》节选

如果说把一切归结于“误会”“误解”这样抽象又难解之物,那么相关的事情是不是就都能凭一句“想说的和讲出口的完全不一样”或者“啊,原来是我理解错了”来解决呢?

然而事物总是两面甚至多面的,简单又复杂,清晰又模棱两可,任谁也不能三言两语表达,凭谁都不能靠千言万语同身受。一是美国占全球市场的比重缩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又糊涂了。

总之,你不得不信,她和室友R已经与寝室另外两个室友从正式上课第一天起就再没有讲过一句话,连个语气词甚至表情都没有更别说讲什么话了。另外,她和同学Z又和好了。当然,是以她所谓的同学朋友方式相处。这就是上文我为什么要那么讲的缘故了,反正我也搞不懂啊,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了。

周六下午,和同学Z到南京图书馆走了一遭,那是她之前就好奇想去的地方,现在算是了事。随后到鸡鸣寺烧香拜佛,笑想着要借着香火气息去去近来身上的晦气。可是拜佛时心里从未有过祈祷求愿甚至空无一物的她是否能够得到庇佑呢?谁知道呢,反正佛也不会如所有人所愿。那便不求了。

的确是没什么好愿也没什么好求的,她向来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即使当下想要某物,扭头也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她这人就是这样。说到她最想要的,也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够慢慢向心中那个理想之地靠近,别的实在是没有什么过分渴求的了。

姐姐说,把一年不好的事情都发生了下次就好了。

“还一年!你也太坑我了嘛!”

“所以这些不好的事情都在上周发生了,今年就顺顺利利的呀。”

明明是美好的一句话,她却理解成“这一整年都要发生不好的事,一年后才会越来越好”我真是想笑她,超级想笑。

然而,即使拜佛也无用,当他们从鸡鸣寺出来时迎面走来的竟是福建室友和旧室友G。走来的那两人见着这两人,边往旁边躲退边“啊啊啊”地叫个不停。而一直不曾和福建室友讲话的她这会儿还得假笑着向人挥手打招呼,她真是虚伪极了!

这就是无欲无求拜佛的下场,她算是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她就是个大笑话嘛。

星期二早上不小心吞了个红枣的核,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刚刚没吐核。她觉得自己最近无心的状态似乎有些然,难道真的已经达到超然物外的境界了吗?唉,我又想笑她了。

再说吞了红枣核的那天早课,意外被点名回答问题。庆幸她已经在上节课上补完以为不用做的文档作业,不然哪能反应过来该讲什么。更令她惊讶的是,她似乎能讲得出话来了!这可是她从小到大一直没能改掉的根深蒂固的最大毛病啊!

她现在竟然能起身临场发挥回答老师的问题,甚至头头是道为其自圆其说并没有因恐惧而缄口难言。尽管她还是紧张发颤着,但总归是能开口发声了啊!这难道不是她最大的进步吗?这难道不是最令人吃惊的事吗?她简直快要狠狠赞美自己一番了,怎么就突然能够做到了呢?怎么就突然能够克服恐惧了呢?身体上的颤抖没法儿控制,但心里的疙瘩会否隐藏或掩盖住呢?倘若今后也能够轻而易举做到,那该多好啊!

仔细想想,在面试的事上自己绝对不是一无所获。相反,自己在这次不合格中倒获得了许多宝贵之物。譬如,她已经可以在人前发言,她敢于承认自己无知,她还能上台讲课,她也能在专业老师面前厚着脸皮自导自演讲一堂明知糟糕透顶却还坚持到结束的课......

她还有什么事不能做呢?哪怕再来一次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她有分辨好坏的能力,她并不为自己的不好做辩解,她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她一定有她自己的优势,她绝对有本事做到想做的事。只要她想,没什么是不能做的。

恍然开朗的她这时又感到十分畅快了。不过是再来一次,究竟有什么好怕的呢!别的人是别的人,同自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是我自己,同周围那些无关紧要的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是不该去烦恼无所谓的事,我还有好多要紧事得抓紧时间做,我哪里还有工夫考虑什么人情世故呢?

也许人情世故很重要,但我只要不妨碍别人不招惹别人,只是看自己的书写自己的文字听自己的歌做自己的事过自己的生活,难道还会有人无故跑来惹事生非吗?人本来就做不到被所有人待见,自然也绝不会被所有人厌弃,大抵如此吧。

中午十二点半,错过闺密,那会儿她正在图书馆看书。才一分钟的时间,她忙走出图书馆回电,无人接听。这是怎么回事呢?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再发,还是没有动静,闹得她接下来完全没办法安心看书。下午一刻,闺密终于回了条:“我刚刚很丧,想辞职。”她见了忙回,又不见对方回复,再跑图书馆门外回电,无人接听。再发询问,无奈,转身再回图书馆。

进门的时候遇到大二时候上财管课的老头,朝她走来又亲切地喊着她的名字。一年多的光景老头竟然还清楚地记得她,她真是爱极了这个憨态可掬的小老头!老头说刚刚早就瞧见她了,见她出门打才没有喊她。老头问她是否学过金融企业会计,老头想向她要金融企业会计的课件。

她脑子里一闪而过:这门课有课件吗?仅仅是一瞬间的念头,这里她早就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找到课件就给老头发。再忆及,这课大抵是和财管同时期所上,考试时难得只能拼命写拼命算,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记下老头的号,约好发邮件或文件,在老头的感激声道别,回头继续为闺密担忧不安,继续一目十行地翻着大部头。后得知闺密正忙晚点说这才稍稍放心,打着哈欠含着泪看着书。

孤独吗?不知道,不坦诚的她是绝不会想要承认这种事的。

从图书馆走出来时雨已经停了,但天似乎更加阴沉。昨天太阳难得露了个面,今天就下起了不小的雨。一场春雨一场暖,到底是要升温了。

手里的伞把肚子那块衣服沾湿,用手触碰衣上鲜明的色差却感受不出任何水分。天最后还是黑了啊。

翻通讯录,三十八人,除去几个不联系的高中老师、大学同学、亲戚以及很远很远的旧友,并没有什么人可以让她随意打扰。总要时不时遇上这种难堪的境地,明知如此又何苦失魂落魄地一遍遍翻看呢?

“只有悲哀的人,白天与蝉共悲,夜晚与蛙共泣,成了一个可怜的游戏中“谁与争锋”玩法就是敲定谁是最终王者的一战人。”她觉得自己此时就极似森鸥外所言悲哀可怜之人。

“唉,怎么说我都还是个不成熟的人。没志气的家伙......我的感情是我的感情,我的思想也只是我的思想......真蠢。我好幼稚。我什么修养也没有。”

真蠢。我好幼稚。我什么修养也没有。

2019.03.05晚补完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自己

自己的释义是自身、本身,出自于《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初,弘景母梦青龙无尾,自己升天。”唐蒋贻恭《咏虾蟆》:“坐卧兼行总一般,向人努眼太无端,欲知自己形骸小,试就蹄涔照影看。”明李贽《杂说》:“夺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垒块。”或者属于某人自身的或某物本身的。此外还有何炅个人第三张大碟《自己》,发行于2006年。

拉萨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台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德阳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