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市场

灵神传说第一百四十九章离开搭配

2020-06-04 来源:

灵神传说 第一百四十九章 离开

外人看來.血写成的字符组成了一柄伞的伞骨.将那一整片森林都给为了起來.伞骨交汇之处.一道天柱向下激射而去.使得那些字符真的组成了一柄伞.

那道天柱激射在森林上.字符如同一层薄纱迅速就覆盖了整个森林.

“哟.这小子倒是好大的阵势.不过以凝华境的修为.那点灵力只能够施展出这么一招神通吧.”秋明枫感叹了一句.身上燃烧起赤红色的火焰.将近身的那些字符都焚烧殆尽.外面的看客对于这一幕也感到惊奇.觉得不枉此行了.别看平时秋明枫施展其神通.那气势都是惊天动地的.其实多是借助了天地间的一些力量.比如那万法雷瞳.就是借助天地的运气聚集雷气.才会有那么大的声势.一般的凝华境修士那里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只是接下來发生的事就要有些让看客们摸不着头脑了.那些字符覆盖了森林之后就消失了.什么都沒有发生.他们只当是秋明枫神通广大.无形间就化解了角都铭丰的这次攻击.其实秋明枫什么都沒有做.因为他觉得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可就得玩过头了.而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角都铭丰的那些字符覆盖了之后.这片森林里所有自己的气息都被清除了.反而充满了角都铭丰的气息.现在的这个森林不仅自己无法控制.还会被角都铭丰控制.

果然下一刻.就注:相关站建设技巧阅读请移步到建站教程频道。有一根藤蔓朝秋明枫而去.就要将他五花大绑.秋明枫对此也很惊奇.感叹了一句天地之大.还是有很多奇人异士.竟然还有这种神通.

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秋明枫很快就被五花大绑起來.角都铭丰面无表情就往森林里走去.

“厉害.”秋明枫看见角都铭丰走了过來.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角都铭丰看着秋明枫.沒有说话.

“你看着我干嘛.小爷我虽然玉树临风.可是对爷们沒有.而且我们还不是同类.”秋明枫顿时就嚷嚷起來.

“算了.”过了一会儿.角都铭丰叹了一口气.道.

角都铭丰松开了秋明枫.秋明枫拍拍衣服.似乎想要把身上的木屑拍掉.角都铭丰沒有再理会秋明枫.自顾自的就转身往外去.秋明枫在后面叫到:“喂.干嘛这么快啊.等等我嘛.”

两人一起走出了森林.外面的人也知道胜负已分.打开了阵法.角都铭丰径直往楼那边飞去.秋明枫身上依旧留着些许藤蔓上的屑末.谁胜谁负一眼就看出來了.

“走了走了.已经完蛋了.你么脑海在这里干什么.”秋明枫对着下面的修士挥挥手.看起來就像是输了心情不好沒事找事的人.

“切~”台下一些人“嘘”了秋明枫.然后就作鸟散了.

秋明枫转头.看到平旁边的演道台上一片狼藉.已经沒有修士了.知道那里胜负已分.只是沒有看到劫开身影的秋明枫叹了口气.

“走了.人家早就完事回家找娘吃饭了.”台下老不正经的秋恒对于秋明枫轻声道.

“嗯.”

……

那艘风云战舟之上.秋恒跟秋云岚在一起.他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串葡萄一样的灵果.昂着.正摘下一颗往嘴里塞.还沒吃.嘴巴却沒有闲着.道:“那个劫开是怎么回事.按理來说不应该这样啊.”

秋云岚淡淡地道:“不知道.反正以前他们劫家貌似是不怎么安分.”

吃下一颗灵果.秋恒闻听此言顿时來了兴趣.道:“老祖宗.听你这么说.你貌似知道什么.就跟我说说呗.”

秋云岚瞪了他一眼.道:“这就是他们角峰族的秘辛了.我一个糟老头子.最多活得久道听途说过一些.哪能真知道详细.”

“呃.”秋恒讪讪一笑.随后道.“那这事.我怎么觉得好……那个.”

“世间百间人.总会遇见一些人.其中多少事.咱们也未必管得了.就只能看看.希望事情能往好的地方发展吧.”秋云岚叹了一口气.

“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结局不会怎么好呢.”

“管好你那张臭嘴.”秋云岚又瞪了他一眼.

“听到消息.那个公主又要过來了.”秋恒换了个话題.道.

“哦.这只小猫还真是执着啊.”秋云岚捋了捋自己的花白胡须.满脸的笑意.

“咦.看老祖宗你这一脸猥琐的笑意.貌似你知道他们之间的那些道道.”又吞了一颗灵果.秋恒坐直了身躯.真正一脸猥琐地看着秋云岚.

“怎么说话的.沒大沒小.”秋云岚脸一沉.保持着自己的高人形象.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其实沒你想地那么多的道道.只是有些人铭记那些事.有些人就当它是一段匆匆事.过眼便忘了.”

“这么一听.我怎么觉得负心的是我们这边的人.”

“只是对以前事的对待不同而已.何必扯到负心.”

“你就护犊子吧.”

“哎.他这就又走了啊.”忽然.秋云岚叹了一口气.

“嗯.我差不多也得走了.出去四处玩玩.人生得意怎能虚度光阴.”扔了颗灵果进嘴里.秋恒悠悠道.

2015年还将退耕4.33万亩土地。2016年以前密云水库将建设完成398公里围工程……

方岩城外几百里外.秋明枫坐在遁空梭上.在云间飞快驰骋.遁空梭在进入夜寒界之前就交给了秋云岚.让他帮忙找人修理.原本只是修理灵宝是不用多少时间的.但是这本來就不是普通的灵宝.是靠着秋凝语布下的阵法刻纹控制的.要恢复上面的刻纹就已经麻烦了.好在秋云岚找到了一些精通阵法的阵法师帮忙.在秋明枫进入夜寒界的时间里面将遁空梭修好了.在秋明枫出夜寒界后就已经交还给了秋明枫.所以有了眼前的一幕.

“喂.秋明枫.我们要去哪啊.”秋明枫头顶.已经恢复过來的小贼开口道.

“就这么回去呗.路上会经过一个地方.那里能够通向当初我去过的灵族居住地.我要去哪里孕育木灵.”秋明枫回道.

“水.火.现在又是木.你不会是想要集齐天地五行吧.”

“嘿嘿.天地五行.你也太小看小爷我.我只是要先孕育出天地五行而已.到时候我的灵引决就进入了小成.”秋明枫自豪一笑.

小贼忽然沉默了下來.过了一会儿.又开口道:“秋明枫.你有沒有想过你这样……不正常.就算灵引决是极为高深的神通也断然不会送予修士领悟.而你对天地五行等的领悟比一些浸淫此道的老人还要高.一种倒也罢了.可是所有都……”

秋明枫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感觉灵引决的一切就是我的.而不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机缘.”

还有一些独属于秋明枫的秘密沒有跟任何人说过.他是怎么得到灵引决的.以及对于里面的神通明明沒有任何练习却格外得心应手.甚至可以根据一些情况做出改变.对于灵引决这么一部來的十分奇怪的功法.有一种天然风刃信任感.

“你有沒有想过.你自己其实是和水中月一样的存在.是外來者.”小贼继续问道.

这次秋明枫是真的沉默了.沒想过吗.是不敢想.在这个世上拥有的那么十几年的记忆.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是另一个人.这里的亲人都是假.那他拥有的本來就不多的东西也是假的.秋明枫这个人又有何意义.

小贼本來还要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秋明枫这个样子.到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求摸脸!范冰冰力证未整容.叹了一口气.呀不再想这些有的沒的.

“那些都是假的.对吧.”秋明枫双眼迷蒙.喃喃道.似乎是在问小贼.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小贼不知秋明枫到底想到了什么.但是还是附和着道:“嗯.都是假的.”

假的吗.如果灵引决给予自己那种奇怪的感觉还可以解释成灵引决太过玄妙.但是自己在见到某些人某些事的时候.那种诡异的感觉是该作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第一次看到水中月的脸颊会有那种熟悉感.为何自己见到那把名叫天涯的剑时.脑海会响起那些对话.假的吧.都是假的……秋明枫心里再次默念.

……

“咦.天涯.”

“常老怎么了.天涯有什么问題吗.”不知为何突然拔出手中古剑的水中月对偶尔看到剑身那两个字的常右青道.

“倒不是少殿主手上的宝剑有问題.而是天涯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常右青颇有些怅然的样子.道.

“谁.”水中月好奇问道.

“天涯.”

“天涯.那是谁.”

“在很久以前.小老儿还沒这么高修为的时候.九州有两位有名的剑客.一个叫韩斌.一个叫天涯.只是可惜这两个剑客后來不知何原因消失了.那“祥云”火炬全球传递动画演示之后我偶尔还能听到韩斌.但是再也沒有听说过天涯了.估计是夭折了吧.这个修炼界啊.无论多么天才的人物.都只是一道浮萍.指不定哪天说死就死了.”一直都比较淡然的常右青一反常态地感慨道.

金振口服液儿童服用方便吗
山西治疗妇科费用
合肥治疗癫痫病方法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武汉治疗白斑病费用
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