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渔色大宋第章走西门营养

2021-01-15 来源:

渔色大宋 第866章:走西门

月色下的街道上又变得冷清异常,兀术也退了去,四周不见一个人影。

徐子桢来不及琢磨兀术的手势究竟是什么意思,命令斡本继续赶车往城门而去,斡本经过刚才的心惊肉跳,居然变得顺从了起来,乖乖的拿起鞭子赶起了车。

从车内能清楚看到马车两边的道路上是否有伏兵,徐子桢浑身的神经始终绷着,可是让他有点奇怪,这一路居然一个伏兵都不见,至少在他视线里看不见,但是他相信那些黑暗中肯定藏着不少影卫,就等着伺机而动营救吴乞买。

过不多时,巍峨的城门已在月色下露出了轮廓,再往前行过两三条街就能出城了,四下里愈发安静得如同鬼城,那宽阔的城门在徐子桢眼里仿佛一张洪荒巨兽的大嘴,静静地在那里等着将他们一口吞噬。

赵楦忽然开口:“徐子桢,待我们出了城后该怎么走?你可有准备?”

“我……”徐子桢迟疑了一下,苦笑道,“连见到咱们这位皇帝都是他临时决定的,我哪能想那么远,什么准备都没有,走一步是一步吧。”

赵楦点了点头没再说话,阿娇却又接过话头:“那我们多半连城都出不了,就算出得了也走不出多远去。”

徐子桢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吴乞买,虽然车厢内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阿娇顿了顿又说道:“城门口怕是早有准备,他们是不会容我们出去的,哪怕……哪怕会让我四哥身陷险境甚至……”

徐子桢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懂,这是帝王的尊严,就算死也不会被人掳走,象赵佶赵桓这么丢人的皇帝毕竟少见。”

吴乞买笑吟吟地说道:“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徐先生能投诚于我,我答应你决不追究,从此你与容惜帝姬……还有我小妹便能荣华富贵快活逍遥,岂非美事?”

徐子桢哈哈大笑:“不自由,毋宁死,让我给你当狗,还不如宰了我来得痛快!”

“好一个不自由毋宁死!”赵楦击掌喝彩,掌声在黑夜中显得清脆之极,徐子桢能想像,这时候的赵楦必定两眼放光,对自己一脸崇拜,可惜这么黑看不见,过会儿死了更看不见。

这话是梁启超翻译的一个美国人的话,徐子桢在这时候搬来用用居然同样豪气万千,此刻有赵楦的掌声鼓励,他更是热血沸腾,前边有伏兵又怎么样,出城就死又怎么样?大不了……

不对!

徐子桢忽然一个激灵,喝道:“停车!”

斡本一扯缰绳,马惊嘶一声停了下来,车上几人全都冲了个趔趄,徐子桢一拍额头道:“转向,往西门走。”

车没动,徐子桢低声喝道:“我现在不敢杀你家皇帝,但我可以先给他放点血,走不走?!”

斡本迟疑了一下,终于咬牙妥协,车头一调往西而去。

赵楦和阿娇都没问徐子桢为什么换方向,要知道会宁府地方不小,这里是南城门,要斜穿过城往西去至少又得走小半个时辰,这段时间万一出个意外又该如何奥巴马新情报监控政策被指难以解决根本问题是好?

徐子桢当然不是故意要冒这个险,而是他忽然想通了兀术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从刚才他站的姿势和方位来看,他的拇指正是指的西门,会宁府周边的地形徐子桢已经熟稔,城南城东城北俱都宽阔平坦,逃能逃得快,追也能追得快,而城西依着山,本来不是逃跑的好路线,但是出城不远有条河,叫作拉林河,河两岸地势险峻,只要熬过一段后再登陆,到时候老林子里一钻,金兵来几万都摸不着他们的影。

可是金人会让自己从容逃跑么?徐子桢根本不信,但是没办法,他只能赌一下,既然兀术给了这么一个暗号,那就死马当活马医了,虽然他完全不理解兀术的用意是什么。

马车朝西而行,徐子桢凑到窗口往外看,果然,在车后的街道两边影影绰绰有许多人影在飞快移动,不用猜都知道,这就是那些配合默契的影卫,看样子他们刚才就在南门等着,一旦徐子桢要出城,他们就该出现了。

徐子桢冷笑一声坐了回去,他懒得再看,反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而且他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兀术并没有骗他。

西门外不远就是太祖庙,徐子桢也算熟门熟路了,只是来到城门口却发现城门紧闭,一个守兵都不见,斡本勒停了车,回头问道:“无人开门,怎办?”

徐子桢冷哼道:“下车开城门,这还用我教你?你一勃极烈连守城兵都管不好,还有脸问我怎么办?”

“你……!”斡本怒极,可又不敢发作,咬牙强忍片刻,终于还是下了车来,可他脚刚踏上地面,就见城门嘎吱作响,居然开了。

斡本一惊,竟呆在了那里。

嗖嗖嗖!

四周破空声突起,无数条身影从黑暗中窜出,紧接着街边巷中冲出数队金兵来,为首一名金将厉声大喝:“大胆逆贼,速速受死!”

“受你妹的死!”徐子桢也断喝一声,“快走!”

前一句是回那金将的话,后一句喊的是斡本,可是这次斡本却没理会他,而是猛的跑向了街边,迎向那些黑影与金兵。

“操!”徐子桢爆了句粗口,从车帘中探出手抓住马缰,用力一摔,“驾!”

今年他首次“触电” 忽然一箭从斜刺里飞来,正中马脖子,那匹马也没有看见前来要求退换货的消费者。原来悲鸣一声摔倒在尘埃,血沫涌出,眼看是活不成了。

徐子桢一股怒气难以遏制,一把将吴乞买揪起,拖出车外,一翻手已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大声喝道:“有种过来啊,反正你们皇帝陪老子一起去死,怎么算都不亏,来啊!”

金兵和黑影顿时停了脚步,显然还是投鼠忌器,因为他们都看到徐子桢盛怒之下已经将吴乞买脖子上划破,一串鲜血正顺着刀刃往下滴着。

轰!

突然间一个硕大的火球从天而降,在金兵堆中炸了开来,火光和爆炸声伴随着惨叫声,在这片原本寂静的街道上翻滚。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广东省卫计委通报称:“徐子桢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上海哪家男科医院好
南昌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重庆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