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灭噬乾坤第二百二十四章当年妖女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灭噬乾坤 第二百二十四章 当年妖女

“她要去上夜班仔细算来,宁前辈已有千岁,怎会有你当然第二这般年龄的侄儿。”即墨古怪道。

从永州城向北,已有四日,离仙凰山越发接近,即墨内心开始激动,有些事或许就要能揭晓,可能是埋藏千年的历史,也可能是为绝道圣胎指出一条明路。

他并未修心眼,虽然有了方向,却还未找对路,想要修成心眼,非一时即可。

“姑姑也不过千载,乃是上一辈皇主长女,况且姑姑比我那死鬼父亲可是年长七八百岁。”魔一飞无奈拍头,在修士眼中,时间并不是问题,年龄更不是问题。

仙凰山飘渺在云间,满山红叶,经年不变,即使在严冬,这些红叶也不坠不落,这是一种几乎绝迹的古树,树叶如同被火烧着,绚烂之余,似乎又有大道变更。

满山的浴火梧桐树,一片片,如云朵,红的耀目。

“仙凰山本是大阵,若无人引路,就是入虚强者,也要迷失在此处,姑姑近年来不好杀伐,但这被困在大阵中,却真的再无出头之日。”

一条石阶路绵延不知终止,通往巨山深处,石阶是在山石上凭空凿出,经历历史沧桑,不知多少岁月,但是表面的凿痕依旧可见,或者说更加深了。

“姑姑很孤独,在这座山上等那人千年,这座山上以前满是沙砾,寸草不生,这么多年过去,姑姑已载得满山梧桐,可惜他还是未能回来。”魔一飞神色黯淡,言语间充满对易之玄的恨意。

石阶高耸入云端,每一阶皆刻的无比仔细,不知有多少阶,似乎是那相思,绵延无尽期,那般清晰,刻骨铭心。

“每一个台阶,皆是姑姑亲手凿出。在山上栽满梧桐,又刻古石阶,整整千年,堂堂皇女,姑姑竟只干了这些,可是那个负心人又在哪里?”

这哪里是一个妖女该干的事,不过是一个痴情女子,哪怕活了千年,可她哪里还有当年血杀七千里的果决。

在那座山顶,有一间悬浮的宫殿,飘浮在云端,宫殿背后,栽有一株更加高大的浴火梧桐树,树枝遮盖宫殿,熊熊火焰燃烧,是从那树叶上冒出。

即墨微微迟疑,在这里,他不敢放出神魂,取出那根仅存的浴火梧桐树枝,那是从易玄宫朱雀殿所得,保留到现在。

“当年那浴火梧桐树有两株,雌雄双株,乃是姑姑的伴生梧桐,可一根栽在这云中宫,还有一根……栽进易玄宫。”

“姑姑!”

并未推开那扇沉重大门,有一袭红衣从浴火梧桐树上走下,除了衣摆上有五彩,其他地方,皆是大红,没有一点杂色,这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子,打扮的像个村姑,却独居在寒冷的云中宫内。

“宁前辈!”即墨恭敬行礼,久久无回应。

那传说中的妖女,血杀七千里,竟是将根浴火梧桐树枝抱在怀中,当做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你从何处得到梧桐残枝?”那女子双手微颤,激动难以言明,千年等待,故物重识。

“易玄宫,朱雀殿。”

“姑姑,他叫即墨,曾得到那个负心……易之玄的传承,进过易玄宫,修成虚空印,而不似烂海枯那个冒牌货。”魔一飞拉着即墨,道,“快,虚空印!”

即墨看不见,不知道那妖女到底是哪种表情,但他清楚感到,那妖女心神微紧,她确实很紧张,不比即墨轻松。

即墨抬手,于虚空中抓出一方大山,复而变成涛涛大江,最后推演出倒海印,灵气几乎耗尽。

“你在何处见得他?”宁采薇气息平定,正眼望向即墨,这才发现眼前之人竟双眼空洞,毫无神采。

“我并未见到易前辈,只是有幸在东荒进入易玄宫,得到易前辈传承,而易前辈,具晚辈推测,应是走进虚空去了。”即墨未敢妄言,将他所知道的详细告诉宁采薇,不敢有任何隐瞒。

“三百年前,他只有道合修为,怎么会?”

“易前辈说,‘舍我道兵三百载,愿待世间有缘人。’”

“‘舍我道兵三百载,愿待世间有缘人’吗?”那妖女眼神迷离,缓缓点头,朱唇轻泯,眼角含笑。

“我所知道的也只是这些,易前辈本人并未见到。”

“我已明晓,你先入云中宫。”宁采薇无任何气势,如同凡人。

“姑姑,那个冒牌货?”

“被我扔进罪恶亡都了。”宁采薇微顿,语言平淡,更多几分杀伐。

尘封的大门被打开,落于云中,宫殿高耸。

这座宫殿内别有洞天,处处充满仙气,有花园流水,小桥亭榭,花园中栽的还是梧桐哈马斯军事部门)”武装人员的身影。针对平民伤亡的指控,高低有秩,统一的红叶,如被火染红般。

“云中宫很少打开,小墨墨你先待在此处,让虎炽陪你,我去找姑姑。”魔一飞告别。

即墨扶着栏杆,并不敢着急,事情总有先后,况且还不知当年血杀七千里的这位是什么脾气,若是应小差错而惹恼了她,连死字恐也不知该如何写。

这位可是因血杀七千里而闻名,不是因痴情。活了千年的老怪物,很难把握她的心思。

在云中宫一呆便是三天,期间还淅沥淅沥下过场小雨,打湿了梧桐叶,那些火红色叶子更加明丽。

宁采薇未来,魔一飞亦未来,虎炽早已急得不安,即墨虽表情平定,竟也罕见的未能入定,只是心中不断思考心眼之事,感到有所收获,神魂之伤也在缓慢恢复。

“小墨墨,姑姑寻你。”魔一飞破门走来,有些懊恼,“早知如此,我便不应该让你上山的,真不知那负心人有何好。”

穿过长廊,登上天梯,径直走上庞大的浴火梧桐树,那位正坐在树巅远望,手上是一根缩小的羽毛,一根残断的浴火梧桐树枝。

“小飞,你先去吧,我有些事想问问这位公子。”宁采薇挥手,缓缓回头望向即墨,在她身边,站着一位漂亮少女,正是李楠楠。

“姑姑……”

“下去吧!”

魔一飞抿抿嘴,走下梧桐树,郁闷至极。

“楠楠,你也下去吧!”

“虎炽,你随楠楠姑娘下去。”

待到三人离开,宁采薇方淡笑,挥手置展茶具,展示精彩茶艺,“坐!”

即墨告罪坐下,有些局促不安,真正坐在这妖女对面,才会感到那种压迫,不带任何气势,反而压迫的即墨难以言语。

“你可知欺骗我的后果。”宁采薇向即墨推去茶盏,这一刻,她才更像那极古帝城公主,血杀七千里的妖女。

“晚辈句句属实,前辈自会明察。”即墨不敢喘大气,端着茶碗的手微微一颤。

“可是你却骗了我,上一个骗我的人,被我扔进罪恶亡都,你呢?是自己选择,还是我为你选择?”

幽蓝色的火焰在茶壶底下跳跃,茶水碧绿色,不含杂质,茶香四溢,飘满空中。

“这是我采的雪山灵茶,三百年也不过只能收半斤,送过友人,我也只剩下一两……”

“晚辈受之有愧。”即墨慢慢心定,知晓宁采薇只是恐吓。

额上汗滴落入茶碗中,溅起一圈涟漪,缓慢抬起拳头大的茶碗,将清茶送入口中,过齿留香,这茶多的是甘甜,没有半丝苦涩。

“茶中落入汗,味道就变了。”宁采薇推来新的茶盏,让即墨重新品尝,“此话不是自夸,年轻一辈中,除了小飞,你是第二个饮我茶的人。”

“晚辈不胜荣幸。”

即墨缓缓将茶杯送到唇边,只是滑入一丝,便感到苦的难以吐出,却又不敢将茶盏放下,在苦涩中过了大概十几息,竟感到一股甘甜从味蕾深处浸出,随即出来的是馨香。

即墨许是懂了这杯茶,再次轻轻抿上一小口。

这碗茶,只能细细品,若是喝急了,就没有甘甜,只有苦涩了。

“如何?”宁采薇期待看着即墨,笑道,“小飞只喝过一次,就不敢再喝第二次。”

“前辈茶艺精湛,此茶更是茶中极品,苦后为甜,这种甜,是苦的酝酿。”即墨慢慢放开,少了几分畏惧,多了几分怜惜。妖女如何,血杀七千里如何,不过是个痴情女子罢了。

“来我仙凰山,是何用意,恐怕不单单是为我送来那根梧桐树枝,这座仙凰山,可无几人愿来。”宁采薇轻轻抿着茶,望向即墨。

“晚辈确实有事相求,还望前辈告知。”

“说。”

“绝道圣胎的先辈,可否均被阻挡在道合门前?”即墨将手中茶碗捏紧,复又轻轻放在石桌上。

宁采薇望了眼即墨,点头道,“绝道圣胎难入道合,即使皇朝古籍,也未有超越道合境的记载。”

“原来如此。”即墨失望,苦笑低头,这真的走到绝路,前方是悬崖,去路从中间断裂,看不见对面,也跃不过去。

“不过也有绝道圣胎战力堪比圣贤,与圣贤相比犹有胜之,且留有修炼方法。”宁采薇方断了去路,又指出一条小径,蜿蜒通向对面。

“还请前辈明示……”

……

本书来自:

<步骤1:创建完整备份/p>呼和浩特男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重庆哪医院治疗男科好
沈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