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圣痕神王第五章雷雨杀人夜节能

2020-10-19 来源:

圣痕神王 第五章 雷雨杀人夜!

一步一血印,古夜身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侍卫的鲜血,血液从布裤上滴落,滑落那双断了带子的草鞋,在地上走出一行血印。

当古夜冲到几人面前时,柳上野惊讶的发现了血人的身份。“古夜!”其余两人大惊,但此时古夜已经双拳袭来,两人只能出掌挡之!

一串噼里啪啦的骨碎之声传来!两人接下一拳,身体倒飞而出,手臂处白骨显露,可见臂骨已断。一拳之威,竟至于斯。柳上野在两人之后,看见两名在巨擎城可以说是名列前茅的武师居然被一拳轰飞,柳上野顿时骇然失色。顿时他心中想起了曾经流传在巨擎城的传言:九岁少年,赤瞳血影,双拳敌狂狼,手撕九只,其余尽碎全身脊骨,战力堪比高阶古武师。再看如今古夜的双眼,柳上野惊惧无比,提剑的右手竟然不自觉的颤抖。

然而古夜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一手握住那‘天参剑’,剑锋入肉竟不知疼痛。反手一转,坚硬无比的天参剑居然被拧成了麻花状!随后,古夜一拳轰出,此时回过神来的柳上野才弃剑双手招架。

然而,此时的古夜不知强几许,拳劲断了柳上野双臂,仍然一往无前的重击在其胸口。

“噗!”一条弧型血线喷溅而出,夹杂着内脏的碎屑,柳上野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

……

明媚的阳光刺痛了古夜的双眼,古夜抬起那只被斩断的手,此时竟然已经恢复如初!

古夜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究竟自己为何会那样。但是,那一身的鲜血和全身疼痛却告诉他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虽然似乎淡了许多,但血迹犹存,这让古夜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古夜紧皱眉头,口中喃喃道:“莫不是又魔煞加身,失去理智。”心中疑惑难解,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溪流旁的碎石滩上。

站起身,古夜不知道自己现在身置何地,四顾茫然。身上的包裹早已不知去向,上身的麻衣更是破烂不堪,而且还有些许的湿迹,而且腹中空空,竟然感觉有些无力。

看了眼骄烈的阳光,古夜心中顿生一股郁结之气!“叶笙衣,等着,我古夜虽然一介小民,但悔婚之辱,岂能就此罢休。”古夜回想起厅殿之上,叶笙衣冰冷的脸颊和叶央出尔反尔、顺水推舟的蔑视,就仿佛如鲠在喉,心中怒火焚烧。

想起自己当时离殿,脑海中忽然浮现那夜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黑暗之域,古夜心中暗自揣度:难道我一时拥有手撕狂狼之力和我那个梦有关?

突然古夜意识到,自己似乎是从城主府边的河流顺流而下被冲刷到了岸上。那么,落河之前呢?古夜看着自己双手上被冲刷后淡了许多的血痕,心中越来越觉得似乎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譬如,向生撕狂狼一般伤了一些府卫,恐怕并非不可能。那么如果杀了府中的人,若是杀了些不相干的侍卫也就罢了,想来当初救了叶笙衣一名,对方不至于发布杀令。若是杀了些府中贵人,恐怕!古夜心中暗生预警,当初自己入城购置日常之物,机缘巧合救下叶笙衣,当时身体疲乏至极,与叶笙衣在洞内藏了三天三夜才被搜援队伍救得。那时还是个小女孩的棂榭拉着榭娘就来了这城中找寻自己,恐怕城主叶央不会忘记。“若是,他们找不到我,那棂榭和榭娘……”

古夜越想越惊,额头流下冷汗。心中顿时有些乱了方寸:“不行,我得赶紧赶回去。”

古夜记起这条河流似乎是连接着萝叶村山谷处的那一条河流,顿时心中大喜。依照脚程,明日一早可以赶到家中。虽然不知发生过什么,但古夜看了眼全身,并没有伤痕,而且精力充沛,顿时对于自己从小不知名的恢复体质感慨不已。虽然容易被当成妖怪,但是却给古夜带来许多便利,要知道为了寻那惊雷草古夜什么深山谷底没去过,受过的伤不计其数,伤至骨露都不在少数,然而过不久尽都恢复。这种奇怪的体因此风电很不稳定质要是被人得知,恐怕会被拿去做一些研考之物吧。

“也许叶笙衣当年并没有把自己恢复能力可怕的情况告诉叶央,否则,也许早就被抓起来了。”心中摒弃叶笙衣那一缕爱慕之意,化作不甘心、不放弃的坚毅动力。

急急踏上路程,古夜一步并作两步走,沿着河岸缓跑。

……

……

城主府,二十一具尸体陈放在叶央面前,叶央面沉入水,双眉紧蹙。“去请林城主了么?”

双膝跪地的管事忙不迭回答道:“城主未曾示意,属下不敢擅自做主。”明知城主的脾气可不好,管事额前冷汗直流,府里出事时,自己正在夫人房中一名娇媚的小侍女肚皮上欢愉,收到消息赶来的时候,满道廊的尸体差点没把他吓出屎尿来。一应事情都还来不及吩咐,就被叫到跟前问话。

话音刚落叶央面色由阴转怒,大手一拍檀木桌案,顿时,坚硬有三寸的檀木桌案轰然四分五裂,木屑四溅,其中一块迸溅在管家脸上,划出一道血痕。管家闷哼一声,不敢痛叫。

叶央怒目圆睁吼道:“林城主的儿子林莫生死在我叶府,你还不知道派人去请,你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啊?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吩咐么?恩?”

城主一怒,管家瞬间吓得五体伏地,浑身颤抖不已。“属下马上去办,这就去办。”管家忙不迭的起身,却不小心踩到衣摆,顿时摔倒在地。一时竟不敢站起,爬着出了殿门。

“哼!老东西,越来越废物了。”叶央负手而立,鼻息粗重,看来确实气的不轻。“此次事情,决不能让族中知道,能够私下解决的话,即使是林列鹰要九灵勾玉恐怕也得给他了。否则,家族中二叔那边恐怕又要做文章了,届时你们爷爷的处境恐怕更差。这个古夜,居然如当初一般激发了汹涌的武力,恐怕有大古武师的程度了,可惜,不可控的东西终究没有用处。”叶央之言,明显是说给站立一旁的叶星城和叶笙衣听的。

叶笙衣看着面前的二十一具尸体,心情复杂。想起当时古夜濒离之际所说的话,心中暗自道:“你要雪耻,我等着。也许,真是我看错了。”看了眼被古夜掷于地上的那朵zǐ色花朵,叶笙衣心中不知所想。

‘九瓣zǐ萝花’――入药奇物,每五十年多一瓣,每生一瓣价值便多一层,九瓣为极,价值恐怕顶的上十把青凰。那么啸天枪和惊蛰剑算得了什么?可惜,古夜并不知晓,否则不会忍心将之随意丢于地上,它的价值足够让棂榭吃上无数的糖葫芦,购置数不胜数的华钗了。

叶央此时已经顾不得所谓的救女之恩了,古夜杀了侍卫,他可以不计较,然而杀了一名城主之子,外加两名本城青年才俊,且都有身份背景。虽然可以应付,但是却不得不付出代价。这岂能让他不生气。

叶央拳头一握,发出骨骼摩擦的脆响。玄气放音:“高离,率领三十名古武士级别的精兵,给我前往萝叶村,监管层不断着手丰富市场层次和融资品种将古夜给我逮回来,若有阻挡或者不配合者,杀无赦!”对于叶央来说,几名村民算的什么东西,杀了就杀了。

王一守和李元值班,一天未曾歇息了,正欲换班,突然看见一队兵卫骑高头大马直奔出城。“这阵势莫不是出了什么大盗?也值得高统领出手?”王一守腆着大肚子满脸狐疑的看着几十骑绝尘而去。

走至午夜,古夜此时脚底早已满是鲜血,一双草鞋破烂不堪只能舍弃。然而古夜仿佛不知疼痛,还是赤脚奔跑在尖石遍布的河岸。一路上穿丛涉领,不知被利草割了几道的伤痕。“若是棂榭看到,肯定又嘟着小嘴和自己置气了。”想着棂榭的好,榭娘的疼爱,古夜心中愈发着急,脚步愈发的快。即使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阴云密布的贼老天终究没有体恤古夜,倾盆的大雨哗然而下,伴随着一道道震慑人心的惊雷。然而古夜却对惊雷报以感激,漆黑的雨夜,古夜摸黑沿着河流向下走,若不是惊雷时不时的闪光,真可谓是寸步难行。

雨水淋湿了全身,秋风带着彻骨的寒意让古夜忍不住哆嗦。寒风怒号,冷雨拍打着脸庞,古夜手脚并用攀爬着,有坡就爬,有沟就跃,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双脚早已肿胀。

此时,古夜不知道的是,三十多骑早已到了萝叶村口。

高离坐于马上,手臂一挥,下达了叶央的指令:“全力搜寻古夜,有知情不报者,或阻拦者,杀无赦!”

雷雨杀人夜,月黑屠村时!

宝宝腹泻可以吃什么
长春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克拉玛依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