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汤素兰笨狼和小红帽营养

2021-01-16 来源:

汤素兰《笨狼和小红帽》:让咱们这那能管幻想照进现实 中国作家陈溪

从格林童话里的《小红帽》开先河,狼这种动物在童话中总是被定位成 贪婪凶狠 的角色,后来的《大灰狼和小白兔》《狼和七只小山羊》等等故事, 共同创造出经典的 恶狼 形象。所以,当 笨狼 横空出世的时候,他注定成为一个明星。在笨狼成长的这20年里,他有过许多奇遇,认识了不少动物朋友,学 到了不少东西。而这一次,他终于在《笨狼和小红帽》里,和人类有了正面接触并成了好朋友。人类和动物、肉食动物和食草动物,在无数的侵害、提防之后,因为 童真的照耀,暂时化干戈为玉帛,各自拥有了自由,世界变得美好而宁静。

笨狼系列 是生活性很强的故事,虽然角色们都是小动物,但读者可以在故事里感受到自己非常熟悉的日常生活,那是一个由动物经营的、与人类社会 并无太大差别的平行世界。说是 平行世界 ,因为即使相似,笨狼和他的朋友们也从来没有和真正的人类打过交道。而《笨狼和小红帽》改变了这一处境,以笨狼 为代表的童话动物和以小红帽为代表的现实人类,在人烟稀少、远离城市的森林公园相遇了。于是,两个本来互不相干的世界交叉了,产生了种种奇妙的联系和冲 突,整个故事拥有了一股新鲜而独特的 。

在《笨狼和小红帽》中,一直都有两个童话世界,一个是古老的、读者们耳熟能详的《小红帽》《狼和小羊》的故事,另一个就是表现现代生活的《笨狼 的故事》,作者通过把这两个世界融合起来营造故事 。《小红帽》中有一个戴红帽子的小女孩、一只吃人的大灰狼、一个生病的外婆和一个救出所有人的猎人; 而在《笨狼与小红帽》中,也有一个戴红帽子的小姑娘冬冬、一只狡猾凶恶的大灰狼、一个住在森林里的外婆和一个护林员。但《笨狼和小红帽》给这些形象赋予了 现代的内容,并且通过笨狼这一形象建立了新的故事联系。在故刘志军还涉嫌帮助女商人丁书苗非法获利30亿余元。事的开始,戴红帽子的冬冬去探望森林深处的外婆,在路上采摘鲜花,这时读者会沿着旧童话的故事 轨道前行,产生 小红帽遇到大灰狼 的阅读期待,可作者偏偏拓出另一条故事轨道:笨狼出现了!并且歪打正着地救了小红帽,甚至和她成为了朋友!读者被突如 其来的情节转向刺激,既为冬冬的境遇松了一口气,也对后面的故事产生了更强烈的阅读期待。《笨狼和小红帽》中也有一只小羊叫乖乖,也在喝水的时候遇到了 狼,只是他遇到的是笨狼。当小羊或者读者以旧童话的观点揣摩笨狼时,笨狼却颠覆了传统的狼的形象,不仅没有吃羊,还几次三番营救小羊,反被小羊陷害掉入陷 阱。这样一只独特、善良、憨厚的狼,怎能不惹人喜爱?作者甚至也给传统童话中的食物链关系赋予了新的内容:笨狼不吃羊,因为森林王国不允许互相残杀,并因 此发明了富含动物蛋白质的面包取代猎杀。在故事的最后,大灰狼真的把小猪和小羊吞进肚子里,当冬冬拿出剪刀来准备救出小猪和小羊时,读者们想到的又是《小 红帽》的故事情节,可作者设计了一场外婆的 爱的手术 取而代之,小猪和小羊被救出来,大灰狼也在 手术 后静养伤口、暂时不再为祸森林了,引出一场人和 动物的心灵和解。在一片出其不意却又温暖人心的平和中,读者们从新旧童话的碰撞中获得了新的阅读体验。

朱自强曾经在《小说童话:一种新的文学体裁》中明确提出 小说童话 的概念, 一种以小说式的表现方法创作的幻想故事,其母体是童话,但又吸收 了现实主义小说的遗传基因。 美国作家罗伯特 内桑这样给 小说童话 下定义: 所谓小说童话就是将没有发生过的,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描写出来,让人觉得 这些事情也许真的发生过。 近年来中国的童话创作开始大胆使用这一文体,《笨狼和小红帽》就是一种实践,也确实给儿童读者们带来了新的审美体验。

《笨狼和小红帽》通过建立一个相互渗透的二次元世界,将幻想和真实融合起来,使得幻想真假莫辨。在现实的世界里,人们不相信童话或者对其半信半 疑,而在幻想的世界里,一切魔法都理所当然地存在。所以当这两个世界交叉,现实世界里的人遇到幻想世界里的形象时,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戏剧冲突,同时引发读 者的 想象大爆炸 。当现实世界的小红帽冬冬和幻想世界里的笨狼相遇时,冬冬是非常惊讶而好奇的: 你是童话里的狼,不应该是真的呀 我一定是在童话里 了! 让一只大灰狼背着走,多好玩啊!这样的事情值得跟所有同学说。 而来自幻想在他们工作中遇到困难时及时帮助世界的笨狼,则表现出一种对幻想本身的不自知: 这不是童话里,是森林 里。我是森林镇的笨狼,我不知道什么叫童话。童话是好吃的东西吗? 理先生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一只会说话的狼,可当他或者读者相信幻想世界里狐狸的 法 术 时,作者却突然把笔锋转回现实世界,狐狸的 法术 是利用人类的贪心进行诈骗,巧妙地形成了一股 反证 的力量。小红帽的篮子里也不再是面包和葡萄 酒,而是富有中国地域特色的小吃: 姊妹团子、牛角蒸饺、浏阳茴饼、糖油粑粑、臭豆腐 更加拉近了我们与幻想世界的距离。对于现代社会的孩子,自然科 学知识不断增加,理性精神更加成熟,对于幻想文学的接受有了更多障碍。这样一种幻想与现实交叉融合的写作手法,无疑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重新燃起他们的想象火 把。在 结尾:全是真的 一节中,我们随笨狼回到那个 百分百的 幻想世界,那个森林公园的现实世界如 庄周梦蝶 一般消失了,可笨狼对这段奇遇的坚信以 及小红帽会否出现在森林镇这个悬念使得整个故事余味悠长。

在《笨狼和小红帽》的最后,现实与幻想的融合难分边界,人和动物达成了一场心灵的和解。作者借外婆和动物们的谈话,发出了 野性的呼唤 小猪和小羊决定去野猪林里当一只野猪和一只野山羊 ; 人类确实是太自私和残忍了。我们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改变或者利用动物们的特性,把它们变成自己 的家畜,奴役它们。人类也尝到了自己的恶果。 《笨狼和小红帽》就是这样一本让幻想照进现实的童话故事,它直接切入现实,表现作者对现实社会的关照;而幻 想往往是理想的化身,总在探求更美好健全的人类未来,这也许就是幻想小说的生命力所在。

哈尔滨包皮过长
石家庄白癜风治疗医院
湖州哪家男科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