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逆天伐世第二十八章百家争鸣丹青之笔节能

2020-10-20 来源:

逆天伐世 第二十八章 百家争鸣——丹青之笔

“我看你整天拿着一支笔,怎么脾气比某些战场上拿枪的还要暴呢?”

俞子洲纳闷的问道,此时他已与水墨在武王校场之间对峙。

校场分为四片空地,可同时为战,但其他三片地方却是空无一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了俞子洲跟水墨这边。

显然,这两人在开头便给众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俞子洲,更是这届争鸣之上最有争议的一人。

“其实,我也不爱打架,但却不知为何,就是想打你一顿。”水墨怀抱着自己的毛笔,轻轻抚弄着笔头的三千青红交杂的柔丝,就像在为一个女子梳妆一般。

他説话之时看都不看俞子洲,态度极其傲慢,但俞子洲却并不生气,反而颇感有趣的看着此人的一举一动,好奇的问道:“这支笔叫什么?”

“丹青。”

“恩…”俞子洲沉吟一声,摇了摇头説道:“这名字不太配你啊!我看你煞气有diǎn重,不如就叫她煞之笔怎么样?”

此言一出,水墨一直保持得体面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乌黑的双眼死死盯住那一脸轻佻的俞子洲,冷冷説道:“世间千万种玩笑,你独独不该开她的玩笑。”

俞子洲微微一笑,摊开手捋了几丝细雨,悠悠説道:“怎么?你咬我啊?”

话音刚落,一道凌冽真气直逼而来!

俞子洲嘴角划过一个戏弄的弧度,左肩微微一侧,紧紧贴着那道真气滑过。

只是水墨早已全面出手,丹青在他的无形操控之中如同一条巨蟒般灵活且凶猛,那一红一青两种颜色的毫毛自动分叉开来,宛如巨蟒的蛇信,对着俞子洲步步紧逼。

诡异的攻击让一开始吊儿郎当,只顾嘲讽的俞子洲顿时陷入了被动,被水墨压制得一步不得翻身。

“咦?还有两把刷子的么…”场外的丁哲本来火冒三丈,不过看了一会儿下来,也渐渐对这场战斗感兴趣了起来。

那水墨看似纤细瘦弱,但却是个十足的练气高手,内力修为已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diǎn不论是丁哲,还是俞子洲,都恐怕无法望其项背。

但是,这可不表示水墨就比较强了。

那水墨看似纤细瘦弱,但却是个十足的练气高手,内力修为已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diǎn不论是丁哲,还是俞子洲,都恐怕不及上他。

当然,只是内力领先,可不表示水墨就比较强了。

只见之前还在丹青乱影之中穿梭的俞子洲,突然消失,下一瞬间,已然出现在水墨的身后!

指尖轻扫,一道剑芒朝着水墨背后扬起的发梢疾速掠去。这第三场是diǎn到为止,俞子洲也不想真的伤到水墨,毕竟他名义上还是白帝的侄子。

只不过,这一次倒是俞子洲太过矫情了。

水墨的实力可远不止于此,那丹青一感应到主人脑后传来的危机,立马像疯了一般的回冲过来。青红两色笔毫剧烈的扭动,如同怪物一般,将俞子洲的右臂紧紧的缠绕了起来。

“恩?”

俞子洲忍不住轻咦一声,直到被这丹青彻底缠上,他才发现了这支笔诡异的地方。那一根根毫毛那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暂且不説,连俞子洲体内的真气都仿佛被它们所汲取,而且,速度很快!

水墨冷哼一声,伸出右手,五指虚空狠狠一抓。

俞子洲只觉右臂猛然一紧,一种不亚于当日在土牢之中的压迫感陡然传来!

“呵呵,看来是我太过客气了。”俞子洲冷笑一声,“既然想要,都给你好了。”

説完,众人只觉一道锋锐之气从场间爆破而出,漫天肆意!

俞子洲的右臂之处白芒狂闪,真气疯狂输出,沿着丹青笔毫涌入笔杆,那将笔杆冲一份数据透出上述情形。2013年前5个月得一阵乱晃,渐渐扭曲。

水墨看到这一幕,一脸的疼惜之意,五指赶忙松开开,将丹青收了回去。

“哼,以这种方式挣脱丹青,真是愚蠢。”水墨冷冷説道,“但是你最为愚蠢的是,你竟然让我的丹青受伤了!”

丹青的毫毛因为俞子洲凌冽的真气,受到了一些轻微的伤害,但却已经足以让水墨愤怒。只见他一头青丝缓缓飘起,吸取了大量的真气,让他的内力短时间内获得了一次极大的增幅。

看着愈发强大的水墨,俞子洲眼神一冷,两指剑印并起,一道白色剑芒吞吐而出,化为一柄四尺剑刃。不等水墨先动手,一个箭步直接跨到了前方,一剑斩下!

叮得一声脆响传来,紧接着,一片细雨被那余震震得全部弹了开来,凭空在场中行成了一个短暂的真空地带。

轻轻一剑,威力乃至于此!

但是那稳稳接住这一剑的水墨,同样不容xiǎo觑!那丹青的笔杆不知是何物所制,硬度恐怕远在普通金属之上,连俞子洲平时削铁如泥的剑刃也无法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迹。

“铁画!”正当俞子洲虎口一震之时,水墨冷喝一声,丹青笔黑光笼罩,如同一根长矛,笔直的刺向俞子洲。

后者一个翻跃,左脚轻轻在那笔杆之上一diǎn,借力飘了出去,趁机赶忙回复一下有些酸麻的右手。

“银钩!”

然而水墨的攻击却是如一笔绵延的画,完全没有停歇得紧跟而来。只见那刚刚还刚如枪矛的丹青,又化为了一条巨蟒,以一个弯曲的弧度又袭向飘去的俞子洲。

沾上水墨血液的丹青也被染成了黑色,笔头分成千丝万缕,从无数角度刺向俞子洲,将其一身翩翩白衣瞬间化为了乞丐装扮。

“啧啧,行不行啊……”场下的丁哲看得连连叹气,俞子洲一直不出手,让他看得都快睡着了。而反观其他人,却是津津有味,俞子洲被压着打对于他们来説,简直是大快人心。特别是洛阳学会的那些老头,就差拍手叫好了。

可饶是这样,俞子洲的动作却依旧是不愠不火,能闪就闪,闪不了就用剑挡,就像在耗时间似的。

半晌,俞子洲突然一笑,暗道一声原来如此,反手一劈,借力一跃,直接飘到了高处。

“问天。”俞子洲双臂大张,指尖光剑就此消散,但却在两臂周围凝成了三十二柄剑刃。

“去。”随着一声轻喝,俞子洲的本体也化为了其中的一柄剑刃,朝着底下的水墨疾速掠近!

十七道锋芒交错前进,而水墨却只死死盯住其中一道,那便是俞子洲的本体。虽然不知道后者是什么打算,但水墨却依稀感到了一阵危险,好像自己的一些东西已经暴露在俞子洲的面前了。

眨眼之间,问天之剑已然与丹青相接!

“哼!知道你在这里,铁画!”水墨怒喝一声,左掌推出一堵厚重的气墙,一记将问天十余把气刃全部打散,右手则向俞子洲猛然一指,丹青笔直前进,笔尖直抵那把最为锋利的剑刃。

俞子洲受到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便露出了本体,可他的嘴角却是突然一翘,藏于袖中的双指一转——‘呲’得一声,一缕青丝悄然滑落,是水墨脑后的长发的断裂之声。

丹青突然一阵轰鸣,仿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笔尖毫毛尽数伸出,再一次对着俞子洲全力进攻了起来。

然而这一次,俞子洲却再没有耐心陪它玩耍,右臂缓缓抬起,五指朝着那直逼而来的丹青轻轻一抓……

一股黑暗的气息瞬间降临,只见俞子洲手心之处黑芒爆裂,那代表他真实实力的黑色剑气,瞬间从而实现短期与中长期房地产调控的接轨。便将那张牙舞爪的丹青笔毫绞成了粉碎!

受此重创,丹青立刻畏缩了起来,灰溜溜的退到水墨的背后,不敢再次现身。

而水墨,也终于走到了暴走的边缘……

怎么看心肌缺血
济宁白癜风医院
先声药业上市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