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图片

灭噬乾坤第二百三十二章司命妖帝营养

2021-01-15 来源:

灭噬乾坤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司命妖帝

离开含香阁已是丑时,蜻蜓煮茶想送,一众天骄或是沉溺其中,不理他人,或是孤高冷傲,赛似寒霜,出了含香阁便分散开。..

太玄洲内,除了那些站在神州顶端的人物可以飞行,其他人一应须步行。夜晚的太玄洲比白日少了几分拥挤喧闹,多了几分静谧神秘。

“据我所知,此次品石大会与往届多有不同。”魔灭神沉思,他出自极古帝城,能知晓许多他人不知的隐秘。

叶修文沉思片刻,道,“确实,太上圣地古石坊所开的品石大会,往昔虽繁盛,但也不会将太好的石料投入其中,今年竟可能出现龙喋血。”

“既然蜻蜓能知晓这种消息,尚明目开张,太上圣地不可能不知。”幻灵夕深沉道。

魔灭神又道,“今年可不止出了龙喋血,出现的还有万年芝,甚至有一条龙脉结晶,其余诸如此类的至宝不在少数。”

魔一飞思索道,“若只为了扳回颜面,古石坊无需投入如此多,诸如龙喋血,万年芝之类,太上圣地的圣师定有感应。”

古萧萧闻言哂笑,道各位委员、同志们:,“这些老头子想的什么,我等何必揣度,只需安安静静切石便好,墨哥儿,至时你赚得满瓢归,只需分我三成即可。”

即墨点头,知是玩笑话,便笑道,“那我便分你三黄先生向同行了解到成。”

“此届品石大会,倒隐有神州第一盛会之风。”叶修文收回古简。

太玄洲湖面平静无波,数千里湖面,多的是木桥小舟,夜间不似白天拥挤,众人登上小桥,打算走回宝具阁。

做为神州最繁华之地,太玄洲的热闹实在太多,几人一路赏景,又谈些奇闻异事,离开含香阁十二里水桥,几人走上一间巨大凉亭,在这里居然看见雁南天、李梦瑶二人。

雁南天身着九龙衣,器宇轩昂,身姿挺拔魁梧,身后龙气翻滚,隐有化形之势,他正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碎片观详。

那碎片已经十分晦暗,只有薄薄一层,不知是从何物上掉下的残片,还有三条简单纹路,那碎片马上便要腐朽,雁南天拿在手中极为小心。

李梦瑶手中也拖着一块碎片,稍大于雁南天手中那块碎片,两者似是同出本源,有若隐若现的联系。

似是察觉有人来到凉亭,那二人转头,李梦瑶缓步走向几人,她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清纯,如出水芙蓉,虽不如蜻蜓绝色,却也生的一副耐看容颜。

“几位兄台竟也来到此处,想着这位便是即墨墨兄。”李梦瑶看向即墨,最后眼神落在即墨双目上,多看两眼,玉容上泛起一抹惊异。

“愧不敢当。”即墨点头。

雁南天也走来,带着一种强大压迫,他挥手就有神韵,显然已悟道,“墨兄一月入大师,倒是让我等开眼,便是绝代双姝,当年入大师境,也要用三月。”

对于站在巅峰之人而言,这些事根本不算秘密,即墨不想他竟早已出名,这不算什么好事,也并非坏事。

“太上圣地的老圣师曾言,若是墨兄潜心修炼寻龙术,日后可登帝师境。”李梦瑶赞叹道。

“那不过是侥幸,倒是让老圣师谬赞了。”即墨十分谦卑,他在南岭如风中浮萍,无根无底,对待这些天骄需格外慎重,能不交恶,便决不能以恶念交。

在太玄洲几乎所有人皆默认不会出手,所以如魔灭神这般狂人,也不会在此处出手。

雁南天不苟言笑,他道,“只恐品石大会完毕,连阴阳世家也会对墨兄伸来橄榄枝。”

即墨只是微微一笑,不卑不亢,也不多言。

“两位看的是何物?”叶修文走上前拿起碎片,微感诧异,遂又疑惑摇头。

“它是某种古器碎片,但腐朽的厉害,看不出品阶。”

众人因李梦瑶一句话更疑惑,两大天骄眼光何等毒辣,竟也不能分辨出这残片品阶,他们走上前各拿一块碎片,连即墨也拿着一块碎片,让虎炽为他诉说特征。

出售这些碎片之人生的贼眉鼠眼,在他身前放有许多碎片,大概有上百块。

“这断口是新的,有人打破了这些古器。”魔灭神看着碎片上的新鲜断口,目光扫向那贼眉鼠眼的男子,十分锐利。

“噢?”雁南天接过碎片,挥手之间,从地上飘起数十块碎片,于空中重组为一件完整法宝,如同茶壶,却要大许多,表面满是锈蚀,这壶中的许多道蕴已经消失。

“可恶,如此古器,竟被这等宵小蓄意破坏。”李梦瑶气愤,看着那猥琐男子眼光多有不善。

此处谁人不知,这男子将完整古器打碎,无非是想卖个中间大差价。

那男子畏惧缩头,眼前这些人他虽不能一一识得,但雁南天之徒,他还是耳熟能详,这些人发怒,他哪能招架得起。

“几位爷真是错怪小的了,这碎片到我手上时,已是这般模样。”那猥琐男目光闪烁。

即墨接过虎炽递来的碎片,指尖从碎片上擦过,数根透明丝线窜入碎片中,碎片中小俊是万飞打她的“罪魁祸首”。的道蕴已消亡,道痕残缺,这件古器已经死亡。

但即墨却感到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顿时让他一惊,一股灵气窜入碎片中,那碎片蓬的炸为飞灰。

李梦瑶转头,她目光清澈,如一潭清水,紧紧盯着即墨,道,“莫非墨兄识得这些碎片?”

即墨向她淡淡一笑,缓缓摇头,自嘲道,“我双眼已残,见识浅薄,哪能识得这些碎片,只是方才不小心将灵气灌入碎片中,让这古器毁了。”

这碎片他自然不识得,但这气息,他却无比熟悉,这是大帝的气息。毫不夸张的说,即墨与大帝之间的神物颇有渊源,黑珠、红色碎片,这些均可能与大帝有关。

何况他从魔亡陵走出,亲自体会大帝威压,南岭大帝的五龙道,以法身镇压魔亡陵整个近古时代,那种气息他太熟悉,永生难忘。

这碎片虽不是出自南岭大帝之手,却饱含大帝气息,应是出自另一位大帝,但这古器绝非无上帝兵,因为无上帝兵哪怕碎裂,也不会腐朽成这般模样。

“此物似是出自一位大帝之手。”叶修文抬手又抓来一些碎片,有些激动的说道。

<但从2014年1月1日起涉及收容非法移民的所有问题都将由移民局负责处理。p> “这位兄台难道识得这些碎片,竟说他出自大帝之手?”雁南天惊异,他拖着手上的妖壶走向叶修文,步伐稳健中有些虚浮。

叶修文对雁南天没有畏惧,他指着碎片上的一个模糊印记说道,“我自是不识这碎片,但我识这个印记。”

那个印记已十分模糊,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那是一个拇指大的笑脸图案。

“这能代表什么?”李梦瑶疑惑,这个图案已模糊,众人皆未发现。

“近古时妖族有一位大帝,便是用这种图案作为标记,不过他已陨落在神魔战中,我也是从一本古籍上看到关于这位大帝的记载。”

叶修文越说越笃定,道,“我有极大把握,这可能就是那位大帝的遗物,纵观近古史,也只有那位大帝,将这种图案作为标记。”

魔一飞几人对视一眼,皆已相信,叶修文除了杀人之外,便好读书,很难猜想他到底读过多少书,不知知晓多少辛秘。

“敢问这位大帝名号?”

“这位大帝当时被称作司命妖帝,据说实力极为接近南岭大帝,不过却在神魔战时陨落。”叶修文黯淡说道。

这又是一位人杰,却被历史遗忘,即使成为大帝,也陨落在神魔战中,很难想象近古那一战,到底该有何等惨烈。

“司命妖帝?”显然众人极为陌生。这无不是一种悲哀,当年功绩万千,一代天骄人杰,几乎站在人间巅峰,却最终被历史埋没,除了部分野史辛秘,再无其他的记载。

那猥琐男早已被吓倒在地,见众人正在交谈,便悄悄起身,想要溜走,却被魔灭神抓住,“说,这些碎片来自何处?”

不由得几人慎重,一位未知大帝遗物出土,很可能代表另一种道统出世,大帝道,无上帝兵,还有其他神蕴,皆可能再现世间,皇朝也要疯狂。

那猥琐男看着众人锐利目光,早失了主张,嘴皮颤抖,嗫嚅说道,“这碎片不是我的,是一位从罪恶亡都走出的兄弟转手给我。”

罪恶亡都,势力混杂之地,那里没有正义,只有杀戮与yu望,之所以还能存在于世间,不过是牵连到各大势力的切身利益罢了。

不过罪恶亡都充满神秘,地域广阔,某些地方,皆是人迹罕至,连那些亡命徒也不敢去。

那男子看着众人,欲哭无泪,颤声说道,“几位爷,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要是想要这些碎片,拿去就是。我上有老下有小,只为混口饭吃,还求几位爷放我离开。”

“滚!”魔灭神抬手将那男子扔掉,目光平淡,这倒不是他跋扈,毕竟身份不同,站的高度也不同。

那猥琐男如蒙大赦,哪还管的了那些碎片,匆匆慌张离开。

“等等。”即墨出声,向那人走去,步伐稳健。

“这位爷,您就放过我吧!”猥琐男瘫软倒地,欲哭无泪。

……

本书来自:

崇左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长春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拉萨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房产网